咕咕咕的鸽子十蛊∑

【星辰浸没。】


你好。
谢谢您看到我。

这里十蛊/鸽子,当然叫蚀骨或者其他的也没问题,您喜欢便好,只要让我能知道是我就行。
当然叫硫酸也可以哦【笑。
千万不要触碰硫酸,很危险的:-)

代表标志是个十字架www

喜欢寒冷的东西
比如冰 深海。
喜欢药物。
也喜欢(吃)柠檬ww


负能较多。

目前凹凸/宝石/小英雄/魔笛MAGI/海囚/第五/杀天等等坑中
主凹凸√
杂食
主吃瑞金,安雷安,嘉金,all金。
天雷:
凯瑞凯,丹嘉丹,银幻,帕银帕,不吃格瑞除金外其他关于格瑞的cp。【当然金瑞是不吃的。】
嘉瑞嘉正在试图接受。
不过好看的图会喜欢【。

是全员吹。

QQ:1458859930
欢迎扩列。
关爱孤寡老蛊。

是个话废【。
和人说话会紧张x
聊天习惯加上一群感叹号。

有些生气或严肃【或认真】的时候会在句尾加上句号。

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谢谢您看完它。
感激不尽。

4357*63.

乱写的

*是女儿的文

*超长

*很烂orz

【神的威严凌驾于苍穹之上,普照万物繁衍生长。】

   “那么谢谢你了,斑雀小姐。”

       “这点小事是我该做的!”

      

…… ……

        鸟族的领地很是富饶,这是多亏了上一代王的精心统治,每一位鸟民都对他俯首称臣,他是王,是不容侵犯的。如果有谁愿意当刺客谋杀,整个族的人都会毫不犹豫地将刺客撕成碎片,各自分食。哪怕是温顺的鸟类也会有凶残嗜血的一面。

         富饶的土地谁都会来抢。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一点。鸟族领地显然成为了其他族群眼馋的宝贝,于是就要有巡察员,日日夜夜巡逻,哪怕牺牲出生命。对鸟族来说,巡查员是一种危险的工作,时时刻刻都可能流血死亡。“宁愿选择其他的工作也不要当巡查员啊”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

         世界的生存规则其实是非常残酷的。对于小孩子来说,规则什么的,管它呢,肆意玩耍才是重要的。但斑雀确实不同的,亲人早亡,仅七岁的她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事了,她决心要当一名巡查员。那是她的梦想。

         “……抱歉,这位小姐……”

         “您……还没到合格的年龄呢……”

    

       兴奋已久的女孩子因为这句话,还未褪去的小包子脸瞬间瘪了下去。今天也没有报名成功呢。斑雀握着报名表 将头埋在双膝中,像个大人一样叹了口气。

她只是个七岁的小孩子,而要当一名巡查员的话要满十四岁才行呢,再等七年,她可没有这种耐心。

********

现在大致是下午一点,异常温暖明亮的阳光洒落在窗前的桌面上,映照一只乳白色的杯子,草莓汁香甜的气息从杯沿散开,千万只鸟雀从天边掠过——因为明天是巡查节。

所谓巡查节,这是鸟族的一个传统节日,

时间为前一天下午一点到巡查节的午夜12点,主要习俗便是召集所有巡查员跟随神从苍穹投下的一束光,一同飞往领地的北方,等天空再次被墨色渲染的时候,又飞回来。对于鸟儿们来说,这可是个神圣的仪式,因为森林深处的魔女曾说过,待到黎明之时,神的光芒将会照在神的孩子身上,而那个孩子,将会当选将来的鸟王。

在即将2点的时候,斑雀经过长久的发呆终于作出了决定,虽说迟了些

——

从前娇小的女孩子俨然长成了一位少女,指甲尖划过白皙的皮肤,留下一道淡的基本看不出来的的划痕,她用手扶住桌角,起身推开木质大门,薄荷与土壤的独特清香气息融在一起,编织成了少女无比兴奋的心情——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巡查节。

斑雀舒展了下僵硬的身体,随着清香展开了翅膀——那是一对普普通通,深褐色却充满温暖和活力的翅膀,羽毛被梳理得整整齐齐,光洁顺滑。她踮起脚尖,向着光束轻巧一跃,随即快速挥动起翅膀,卷起一阵微风,虽是微风,却使她飞了起来。光影在她的发间跳跃,照耀在她的脸庞,棕发的少女被阳光照得睁不开眼,只能凭着第一感觉向着光的方向飞去。

她感受到风在她的耳畔呼啸,她的发丝被风扬起,杂乱的在她身后飞舞,耳翅随着风抖动,周围的一切迅速闪过,只留下一道残影。少女飞到了天空中央,第一次与天空,与神的水晶球近距离观望。此时此刻她才发现,原来神离我们是如此近,仿佛触手可及,却又那么遥远,躲藏在天空深处的繁星之中。

这片天空,可真是美呢。

————————————————

十几个小时之后,鸟儿们回来了。

他们的足尖轻轻点地,翅膀随即合拢,静静站立在一旁,等候神的指引。

每当他们回来的时候,便是神选择王的恰好时刻。

仿佛掐算好了似的,人们一窝蜂地涌过来,迎接新的王。

——因为巡查员是个勇敢伟大的职业,从中挑选出来的人一定是最优秀的。

大家的目光似乎都聚集在那些血统高贵,出生在贵族的鸟类身上,它们满怀期待地看着他们,这些孩子也趾高气扬了起来,认为他们中绝对会有一个“神的孩子”。这种时候,毫不起眼的麻雀便被冷落在了一旁,没有人会相信一只麻雀可以被选中,这就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了,因为从古至今那么多年来,从来没有麻雀被选中,好像神只是创造了麻雀,并没有把它们放在眼里。

而神似乎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蔚蓝的天空没有一丝反应,就像在细细挑选一样。光束迟迟没有降落,让那些孩子有些急躁,他们的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嘴里不断抱怨着。而斑雀默默站在一旁,小声将很久很久以前,母亲曾经教她怎么向神祈祷的模样,言辞,诚恳地念了出来。

这时,穹顶之上射下一道光,明亮得像金色闪光粉一样的光束不偏不倚地照在斑雀的身上。她的全身被金色的光芒包裹住,金色粉末缓慢地流动着,斑雀的眼眸里充满着生命的金色,羽毛在光的照射下变得丝滑,如同玉石精心打磨而至。

人们先是不可思议,接着便是蜂拥而至,它们将瘦小的“王”抛起来,再接住,嘴里不断地喊着什么“神之子”,就连那些刚刚还趾高气扬的孩子也加入了这个队伍中——好像刚刚的不屑与藐视不是从他们眼里流露出来的一样。

那孩子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王”。

她登上了宝座,整日整夜得待在族人精心建造的宫殿里,身边时刻有仆人陪伴在旁。

她失去了自由。

对于斑雀来说,整座宫殿里唯一可以自由呼吸的便是高塔之上,那里挂着一口古老的大钟,是曾经用来紧急提醒族人有大事发生,而现在已经用不着了。

早已褪色的地毯铺在长满青苔的石阶上,直指塔尖,因无人照看而肆意生长的荆棘藤蔓缠绕在石柱上,凋谢的花瓣诉说着它的悲伤。

古钟一边的窗台上似乎还残留着斑斑血迹,尽管它经过漫长的时间,基本成了黑色。那是曾经一代王因失误而被人刺杀于塔顶之上,尸体从高空坠下,落在塔下杂乱的藤蔓丛中。

斑雀每次望见这点暗红的血迹,脑内总是盘旋那首古老的歌谣——这是那代王被刺杀前哼唱着的歌谣。

她似乎要从这里落下去。

少女被她的想法惊住了,她不该这么想。

虽然每代王只要来到这个大千世界上,就绝对不会寿终正寝。

就像一个诅咒。

棕发的少女被关在了宫殿里,她无处可去,直到永远。

这个故事并没有结束。

斑雀在12月中旬死去了。

她是被水淹死的。

救人而死。

那天,孤独的王终于如愿以偿来到了海边,却瞧见一个孩子在海中挣扎。她不忍心看那个孩子被活活淹死,便一个滑翔飞去想把孩子捞上来。

——她低估了即将淹死的孩子的求生欲。

那孩子用他的小手紧紧拽住斑雀的衣角,看似纤细的手指,力气却大得惊人,直接将瘦小的斑雀拽入水中。

还好巧不巧地遇上了漩涡。

斑雀在漩涡中打转,水流声充斥在她的耳边。海岸上众人的声音,远处市场嘈杂的叫喊声……似乎越来越清晰。

她拼命挣扎着,双手不断挥舞,奋力拍击着水面,却无人施救。

咸咸的海水灌入她的耳鼻口中,眼睛被水糊的无法睁开,身体在刺骨寒冷的水中沉沉浮浮,而翅膀被水浸没,由于沾水而变得无比沉重,好像每一根羽毛上都绑了一块砖头。她的意识逐渐模糊,回忆起了自己的一生。从孤单的幼年到绝望的此刻,每个细节,如走马灯般,在此时被回想起来。

她也回忆起了在她被卷入漩涡时旁人露出的笑容。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神的光束再一次照在了少女身上,可这次,再也没有人会围着少女欢呼了。

少女的身躯化成了金色的碎片,似乎蕴藏着新的生机与悲哀。

人们照例举行了葬礼,但在葬礼即将结束的那一刻,每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一抹不经意的嘲笑。

每一位王死去时,躯体都会化为碎片,回归光束重新生长,变成一颗光点。神随意把它抛向世间,等待它的出世。

然后便是循环。

神创造了一个谎言。

它让每个人都不断转世重生,生老病死。而“王”

却是早就选好是谁,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而那“王”则毫不知情。族人和神一起欺骗“神的孩子”,让所谓的“王”永远行走在谎言之中。

当“神的孩子”刚刚坠落于世时,神正在微笑着看着这一切。

————————————————————

几百年过去了,破旧古老的历史书上依然清晰得记载着,曾经有一个娇小的女孩子想要成为一名巡查员……

最近没什么可写啊orz……。


01.


细雨交加,不禁忆起往昔姑娘。她屹立于石桥之上,束扎古代发髻,头簪随身子舞动。旧石青瓦,民国服饰,衬托出她纤细腰肢。柳叶儿般清秀眉眼,甚是好看的脸庞启唇露出一抹轻笑。她垂眸,琵琶与古筝交织成她的眼瞳,似岸边清流。


女子携一把油纸伞,惊鸿一睹,一颦一笑皆入人眼眸,翩若惊鸿,宛若游龙。


顿了顿,便不再思,只徒增伤感。


02.


此花,名为桃花。


花瓣飘零散落,鲜艳无比,嫣红与赫赤融化成水红,点缀于枝头之上。杏黄色花蕊落入瓣丛,为花朵增添一丝烟火。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03.


桃花酒酙于碗内,浊酒轻颤,灯火阑珊,你的笑如桃花一绽,乱我心弦。


嘿嘿嘿x

沫:

她是歌女,他是酒鬼,一个温柔儒雅,歌声温和细软,一个凶残冷酷,整日酗酒。


夜上海,夜上海——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有趣的传说。


据说在月圆之夜的第二天表白的话,成功率会很高呢~”卖弄风情的舞女小姐这么说着,头顶巨大的羽毛蝴蝶结随着身姿前后摆动着。


酒鬼先生可没时间管这些,他更加在意那个正唱着夜上海的姑娘,却不知她为何名。


“喂,她叫什么名字……?”


先生垂了垂黑得深邃的眸子,指指舞台上身着单薄衣物的女子,不情不愿的半启唇问道。


舞女小姐倒是蛮乐意回答这个问题:


“哦,她呀,她叫十蛊,是这里有名的歌女,地位却不咋样。”


“……”


先生再次陷入了沉默,他的指尖动了动,划过裤袋一块硬物。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


……


“回味着夜生活如梦初醒——”


一曲完毕,歌女缓慢下了吱嘎作响的木阶,“刺啦一声”,木刺割破了女子轻薄的素白纱裙,使她不禁扭伤了脚,摔倒在地。全场顿时不论贵族小姐还是年轻先生,都哄笑起来。


她瞬间羞愧起来,脸上绯红似火,却没有一人站出为她打破尴尬,而他却做到了。


那醉醺醺的先生似乎瞬间清醒,纤细手掌扶桌起身,站起为歌女挡住被撕扯开的布料,搀扶女子向百乐汇剧场后头走去。


先生将那个名为十蛊的歌女扶到房间里,未道任何言语便出了门,转身便从口袋抽出根烟点燃吸了起来。


他抚过袋中硬物,扣住一抽,寒光随着抽出的那一刻闪现了一下。


——这是一把短刀。


他回头望了望十蛊的房间,门关着,她只要轻轻推开门,装作温和的样子与她谈话,随后冷不丁抽刀刺中要害处便可提着她脑袋见上司了。


叫沫的刺客先生思考着,他在犹豫,这个女子明明什么错都没有,只是上司一时兴起而布下的任务罢了。


他思索良久,遂转身,离去。


不再归来。


>>>>>>>>>>


三天后,处刑场。


年轻的刺客先生因为没有按时完成任务而被判了死刑,但是他非常满意,在歌女美妙的歌喉里,刀锋落下。


“咔嚓”


圆满结束。


围观的人哄笑而散,


刺客先生至死也没有明白他对歌女小姐的情愫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


他对她动了情。


“回味着夜生活如梦初醒——”


一曲完毕。


来世再见,我的歌女小姐。


@咕咕咕的鸽子∑ 是她写der,超棒

part2

终于:D

沫:

  01. 
   黑色,像被封在密闭的盒子,让人透不过气来。
    伸手,四周没有任何依靠,眼前的黑暗更加虚无。
   冷,也许不止是冷,还带有一种失落吧。
   只有那里,还有一丝暖暖的感觉。
   想到那里去啊,于是脚也不自觉的向那里走去。
    看着怀里的少女把自己的腰越抱越紧,沫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是要和我一起睡吗???”
  02.


   她动了动身子,蹭了蹭沫暖乎乎的身躯,使得他瘦削的脸庞一下子变得绯红,耳朵从尖至根赤红无比,幸亏在黑夜里并看不清。


   他一点也不敢动,生怕吵醒那个在他身旁早已睡熟的少女,尽管他明显的听见了自己的心跳。他的脑内一片空白,或许后来想起来只会羞耻不已的想到:


“这还是第一次心跳那么快过。”


03.


   女孩睡在沫身旁,呼吸微弱均匀,却轻微蹙着眉。


——大概是做了噩梦。


沫想着,悄悄将自己的被子多分给了她一点,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女干这种事。


“别怕,别怕。”


他地抚摸着少女的额头,想给她一丝安慰,不过显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动作显得僵硬生疏,反而是少女把眉头皱的更紧了。


tbc.

【安雷】龙

突然想看
安·恶龙·迷·比恶龙还不像恶龙·修×雷·比恶龙还像恶龙·探险家·狮.._:(´_`」 ∠):_ ...

“传说当初,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靠近星海的地方……”

“星海是个什么样的海呢?”
稚嫩的孩子眨着星星眼,打断对方的话,

金发的少女笑了,晶蓝的眼眸弯成了两个可爱的月牙,她的脸颊沉浸在柔和的灯光里,眼睫毛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打下一道小小的影子。
她说:“那里啊,是一片十分美丽的地方。”

“究竟有多美丽呢??!!!”同为金发碧眼的男孩子亟不可待地问,一旁的银发孩子默默地望了他一眼。

少女缓缓描述着::“星海其实是一片普普通通的大海,和登格鲁星上的大海一样,都是一望无际的碧蓝。”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而唯一不同的地方就在这片大海的上方,海的上头有一片恒古不变的星空,那里的夜空并不是沉闷的黛色,而是由各种紫色与蓝色交织编成的,一颗颗如同钻石一般的星星点缀在夜空之上,那片海将这片星空倒映在海面上,成了那个地方最动人的风景。”

金发孩子似乎入了迷,活泼躁动的孩童竟一声不吭的听着。
“在那里,有个令人谈之色变的传闻。”

“传说,在月亮变成翠绿色的时候,潜伏在洞穴里的恶龙便会出来烧杀抢夺,肆意践踏人们的居住地。虽说这种事只是在十几年前发生过,但人们依旧无不为之胆战心惊。”

“偏偏有个不怕死的探险家,是一个叫‘布伦达'的人。他是一个不怕天不怕地的人,喜爱去各种危险重重的地方挑战极限。布伦达呢?其实并不是不熟悉这个国度,他每次去冒险的时候,不知是无意还是存心的总要路过这里。”

“这次,布伦达说:‘恶龙么?我倒想去看看'。”

“布伦达独自一人前往那个‘恐怖黑暗’的洞穴,临走之前,他对别人说’我要去找龙了,后会有期。‘”

“人们都认为布伦达是想去送死,这种不怕死的人他们也见多了,劝说什么的根本没用,那些人照样还是死了,所以人们也不在意布伦达去找恶龙,反正像布伦达这样的人,最后结局不是被龙弄死了就是被示众处刑了,到时候,也就被世人淡忘了。”
“‘到时候还能看个热闹。’人们这么想着。”
“布伦达的离去并没有对这个地方产生什么影响,反而大家还饶有兴趣地讨论布伦达大概什么时候会死。”

“‘那些所谓的除龙勇士不过就是一群庸夫!’十几年前早已泛黄的旧报上面依然印着几排清晰的黑色大字,媒体肆意嘲笑那些所谓的勇者,似乎那些英勇的骑士勇者都是该死的。”

“几年过去了,布伦达没有一点儿消息传来,大家都认为,布伦达已经死了,就只简单的报道一下有一名勇士去寻找恶龙,结果反被杀死的新闻。
人们和媒体再次抓起几年前的陈年旧事,对布伦达以及那些战死的勇者骑士妄加评论,一时间,星海边上充斥着嘲笑声。”

“而布伦达则是不知道这一切的,此时的他正躺在恶龙的洞穴里,双脚悠闲地搁在那龙的肩膀上。”

“‘安迷修啊,你好歹也是条龙,怎么不去做烧杀抢夺的事呢?’那条叫安迷修的龙听了布伦达的话,也明白布伦达是太无聊想调侃他一下,倒也没生气,只是说:‘在下是一条信仰骑士道的龙!但是恶党,就应该改邪归正!’”

“布伦达看着安迷修一脸严肃的样子,一不小心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布伦达本身就长得好看,一双总是透露着一股放荡不羁百无禁忌的眸子,此刻弯弯的反而显露出几分贵族的优雅气质来。他顺手拿了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几声下去,瓶子里的酒马上就减少了三分之一。”

“‘不听不听,傻龙念经。’布伦达的笑意藏匿于话语之中。”

私设雷狮安迷修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一个传说,后来被人们记在童话书里。
安雷两个人发生的故事在这个世界里是真实存在的(我是说凹凸世界),但毕竟是个经过好多人传来传去的故事,真实的结局并不是童话书里写的那样凉了,而雷狮的名字也被传成了布伦达(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在秋姐那本童话书里,从开头到结尾一直都是安迷修和‘布伦达’,而为什么在结尾处,秋姐把安迷修说的那句话里的“布伦达”三个字说成“雷狮”,就自己想去叭【你这人怎么回事

至于那个十几年前发生的恶龙烧杀抢夺事件,那个其实不是安哥干的,是别的龙,后来被正义的安哥悄咪咪赶跑了,当时雷狮是从皇宫里逃跑溜出来,做了个航海探险家【这他妈不就是海盗么】听闻星海这地儿有龙,因为好奇想一睹恶龙的真容 顺便杀了还能得个称号什么的所以大老远赶来,然后就遇见了安迷修x【什么破烂狗血剧情

然后经过安迷修长达俩小时的解释,雷狮才相信安迷修不是恶龙,但雷狮表示他大老远赶来结果遇见个傻子龙特别不爽,要安迷修赔偿精神损失费,But安哥没钱,于是雷狮就吃完了他所有的食物,因此被安迷修称为“恶党”。

在然后安迷修居住的洞穴就变成雷狮常来蹭饭纳凉的地方x

当时的雷对安哥其实是有点感情了的,只是不咋强烈,还被雷狮藏进了心底,安哥对雷狮就是那种时时刻刻都希望雷狮能离开他不抢他的东西吃,但雷狮真的离开了会感到难过w

在本文里,雷狮去那个“恐怖黑暗”的洞穴之前就已经认识安迷修了,后来因为卡米尔的原因离开了一次,过了一段时间然后回来了,又去安迷修居住的洞穴里了,雷狮不想让人们知道他其实不是去“恶龙”的洞穴里探险,而是去找“恶龙”并和他永远住在一起,因为当时龙是被人们厌恶的东西,特别是恶龙,一旦被发现有人和龙打交道,是要被处以极刑并且示众的,一般一个人被处死,他的家人也会一起被牵连,雷狮不想让卡米尔因为他而死,所以就编个谎言,让人民相信他是自己去找恶龙然后被恶龙杀死的。(当然卡米尔是知道原因的,他虽然不希望大哥被发现是去找恶龙然后被处死,但他选择尊重大哥的意愿)

【安雷】面子什么不存在的

高亮!
*重新发一遍
*是安雷
*渣文








“哟,这不是安迷修么?”

灰蓝发色的男人大摇大摆地拎着黑皮包,一挑眉便略带嘲讽地吐出这几个字。

言毕,对面等车的棕发少年默默摘下蓝黄相间的耳机,愣了愣,诧异地看着面前那个放荡不羁的人:“雷……雷狮?!”

不得不说安迷修与雷狮的相识过程也是让人大开眼界,当初不愿乖乖上课的小皇子趁守门的保安大爷上厕所时打算一下子溜出去,结果刚跨一步就被人用力扯了回来。雷狮刚转头,就对上了后方人儿那绿的如翡翠般的眼眸。

雷狮对安迷修也不是没有了解,大名鼎鼎的学生会纪律委员早就有所耳闻,随便抓个女生她都会告诉你安迷修是个怎样的人,不过一直没看见过真人罢了。

现在好了,第一次见面就给别人留下的“恶党”的形象。不过他雷狮什么人,他会去在乎这个?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被揪回办公室喝了顿下午茶,当然老师喋喋不休的话语对雷狮来说都是左耳进右耳出。

从此,雷狮便深深记住了这个叫“安迷修”的家伙。

他让卡米尔搜集了安迷修全部的资料,一丝不漏。本打算好好找找安迷修的把柄,下次见面还能讽刺几句解解“心头之恨”,虽说雷狮也不是个记仇的人,但十三岁的雷狮,心中突的想要知道对方的全部。

【不是一见钟情,

雷狮是属于那种一看就是个爱喝酒会打架的不良差生,而他雷狮是直接颠覆了AT中学老师对“不良学生”的形象。年级第四的成绩可不是盖的,喝啤酒撸烤串还打游戏的人照样考出个第四来,这可让其他学生羡慕不已。

后来学校重新编排班级,不知是天意弄人还是缘分,雷狮的位置正好在安迷修的后座。

安迷修只要一转头,一双翡翠宝石样儿的眼睛就与那对而盛满璀璨星海的紫眸对上了。

每天的情景差不多都是一个样儿,前者不断骚扰前面的人儿,后者先是提醒然后吵嘴最后升级为打架。

久而久之,老师和同学也都习惯了,反正他俩是年级第四和年级第五,只要成绩不掉就行。

时间久了,他们一起度过了一年,见证了春夏秋冬的又一次轮回。

这个时候,雷狮似乎对安迷修产生了别样的情愫。

安迷修本身模样也不差,一张清秀的面容携带一如既往温柔的笑,性格也甚是温和,对女孩子也是彬彬有礼,以雷狮的话来说,就是恶心帅毁了这张脸。

现在的雷狮,却对这张脸起了烦恼。

明明不是第一次对视,现在却让他耳根发热。

雷狮觉得他迟早会溺死在安迷修清澈的眼睛里。

而是日久生情。】

再到后来,雷狮不知怎的,在聚会上喝醉了酒,迷迷糊糊中和安迷修表白了,安迷修红着脸,居然也同意了。

现在他们差不多就是那种校园甜甜腻腻的小情侣差不多,不过他们只有甜,没有腻。那种作业没写向对方借作业抄对方虽然一脸嫌弃却把作业给你,下雨撑一把伞边吵嘴边注意对方是否淋着雨,明明讲话了还一脸不屑地看着对方却没有被对方记名字的两人,怎么看都是一对儿。

安迷修倒是以为他们已经交往这事是个秘密。

殊不知全校早知道了。

——要是可以永远这样该多好。

初三毕业考试结束,雷狮和安迷修坐在郊外的山顶看着远处那片璀璨的星空。风拂过他们的脸庞,将发丝缠绕在一起。

雷狮突然指着星空,笑着说:“安迷修,你看见了吗?我想做一名海盗,去征服那片星辰大海,寻找我的宝藏。”

安迷修只是看着他,嘴角又勾起那抹熟悉温柔的笑,他只是轻轻的说:“我想当一位骑士。”

————去守护我的所爱之人。

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他们俩都知道对方的“宝藏”和“所爱”都是谁。

海盗的宝藏是骑士,骑士守护的所爱之人是海盗。

初中毕业,他们各自考上了不同的学校,薄薄一张通知单,直接讲他俩唯一的联系割断,隔开,两人分道扬镳,从此再没联系。

雷狮再一次见到安迷修的时候,已经是安迷修病危的时候了。

这是久别重逢的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灰蓝发的男人急急忙忙冲进院长办公室,似乎不敢相信地一遍又一遍询问是否能救回安迷修的办法,而院长只是耸耸肩,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当雷狮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几乎是跌跌撞撞的,原本透露着一股子嚣张气焰的紫色眼眸瞬间失去了聚焦。雷狮觉得,在那一刻,他的世界变得昏暗无比。

雷狮徒步来到安迷修的病房,一张病危通知让他的心凉了半截。他坐在安迷修的床边,触碰他的手掌,发现安迷修的手已经基本冰凉了。

一旁的心电图还是在不断闪现,只不过越来越微弱。

安迷修似乎对雷狮的到来并不意外,翠绿色的眼睛有什么东西在闪着。他一句话也没说。

安迷修只是默默盯着雷狮,倒是雷狮先打破了沉默:“

好久不见,安迷修。”

安迷修扯出一个微笑,眯了下眼睛,甚是好看的面容此时却没有一点血色。

“不打算说些什么吗?”

雷狮撇过头去,望着心电图上安迷修越来越微弱的心跳。

“……我还能说些什么…”

安迷修几乎是用尽力气才说出这句话,尽管它非常微弱,但在只有他们俩的病房里,足够让雷狮听清楚了。

他们再次沉默了,气氛一时变得十分尴尬。

“咳…”安迷修突然咳嗽了起来,心电图的跳动越来越微弱,几乎要成一条直线了。

“雷狮…”

【di】

“…你知道么…”

【.di】

“我想当一名骑士,守护我的所爱之人。”

【..di】

“他是个优秀的人……”

【…di】

“…恶d…雷狮,”

【……di】

“下半辈子,做个好人吧……”

【滴——】

安迷修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那么,下辈子再见,雷狮。

雷狮怔了怔,看着心电图已经成为一条直线,为安迷修宣告了死亡。

安迷修的神情是平静的,嘴角似乎还残存着一丝熟悉的微笑。

一滴还残留着体温的液体,顺着雷狮苍白的脸庞滑了下来。

安迷修死了。

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再也没有人会一边吵架一边关心他了。

再也没有人会如此温柔的笑着了。

再也没有……

这个多年来没有为任何事情感到恐惧悲伤的男人,在这一刻,他的心被紧紧拽住了。

安迷修的神情是平静的,嘴角似乎还存留着一丝熟悉的笑容。

雷狮的嘴唇颤抖着,过了许久,他才哽咽着开口道:“安迷修……”

“你这傻逼骑士…怎么死了 都那么多废话……”

————————————————————

雷狮: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安迷修:不是你让我说话的么我说了你还好意思骂我

part1

转转∑
终于发出来了

沫:


   那天晚上,满天星辰,她自星辰而落,来到他身边。
01.
     “嘶...疼...”,正在树上看星星的沫,突然被一只不明物体砸个正着,直直跌进树下的草丛里。
      待回过神来,低头看看怀里的东西“诶?!妹子??!
   02.
       怀中之物的指尖动了动,鸦睫轻颤,随即睁开布满星辰的眼眸。她的眼睛很是古怪,右眼是殷红似血的红眸,左眼是碧如深海的蓝眸,
       “……。”
       她张了张嘴,并没有发出声音,似是将话语传递于脑中 甚是好看的脸颊此时却没有一丝血色,苍白如骨。
   03.
    “唔...啊...啊...”
    ??看着眼前的女孩发出一串不明所以的语气词,沫有点懵。
     “阿嚏!!”
     脱下披风,紧紧裹住早已熟睡的少女,轻轻抱起。
    “嘛,就回我家将就一下吧。”
     “明天,再做解释吧。”
    


   普通帮与被帮的关系,在一开始,沫是这么想的。



    可是,当两颗孤星的轨道意外相交,一切,还会这样简单吗?


   也许,故事才刚刚开始...